聲明:本站所有資源皆來源于互聯網,本站所有文章觀點均不代表站長個人觀點,投資理財有風險,請謹慎操作!

  1. 首頁
  2. 金融百科

頭條挖“墻腳”未涉商業機密?百度“揮刀”違約工程師

  都知道,今日頭條是百度的競爭對手。作為兩家互聯網領域的巨無霸企業,互掐死磕已有多年。

  2018年6月,一則《百度前員工跳槽今日頭條被訴竊取商業機密或面臨100萬賠償》的消息被廣泛關注。

  據當時鳳凰網科技的消息,百度一名前員工因涉嫌違反競業協議,被百度訴到勞動仲裁部門,目前此案已經進入審理階段。文章還說,如該員工因違反競業限制義務而侵犯了百度的商業秘密,則其新東家今日頭條亦可能被牽涉其中。

  今日頭條挖了百度“墻腳”,可能導致百度商業機密已泄露——這是當時很多媒體的猜測。

  拿著自己給予的競業限制補償金,卻偷偷跑到對手—今日頭條工作,百度當然很憤怒。日前,《華云網》獨家獲悉,被今日頭條挖走了兩位工程師最終輸了。根據判決,兩人須分別賠百度公司競業限制義務違約金770160元和635520元。

  值得一提的是,相關材料并未顯示涉及竊取商業機密事項。

  工程師慘遭對手“挖墻腳”

  2010年7月14日,抗則成(化名)入職百度,工作崗位是網頁搜索部核心技術研發工程師。2016年12月31日,雙方簽訂了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簽訂的勞動合同中,明確約定了競業限制義務。

  一年后的2017年2月28日,抗則成因個人原因與百度公司解除勞動合同。

  辭職當日,百度便向抗則成送達《保密、競業限制義務告知書》。該告知書載明:抗則成的競業限制期限至2018年2月27日。在此期間,百度將按照約定,每月向抗則成支付競業限制補償金人民幣32090元。

  告知書明確指出,競業限制期間,抗則成不得從事與百度或其關聯公司從事或擬從事的業務,不得加入與百度或其關聯公司從事競爭業務的經營組織,其中就包括今日頭條(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字節跳動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及關聯公司。

  然而,很快百度就發現,抗則成自從百度離職后,就加入了其勁敵“今日頭條”,即字節跳動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抗則成正是去年6月,媒體廣泛報道的跳槽今日頭條的“百度前員工”。

  事實上,這并不是孤例。2011年7月4日,栗成亮(化名)入職百度。2017年10月1日,雙方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栗成亮工作崗位為網頁搜索部資深研發工程師。

  2017年12月8日,栗成亮因個人原因與百度解除勞動合同,百度公司當日向栗成亮送達了《保密及競業限制義務告知書》。

  然而百度也發現,栗成亮自該公司離職后就入職了競爭對手今日頭條。實際上,根據《保密及競業限制義務告知書》顯示,栗成亮的競業限制期限需要至2018年12月8日,此期間,百度按月向栗成亮支付人民幣26480元的競業限制補償金。

  拿著自己的補償金卻偷偷給競爭對手工作,百度當然很憤怒,不過百度很快發現,他對今日頭條的挖人舉動一點辦法都沒有。

  心有不甘的百度只得“揮刀”違約的前員工——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查取證,百度最終掌握兩人違約的“實錘”。

  為取證,或費盡周折

  實際上,栗成亮與抗則成一直否認跳槽至百度競對公司——今日頭條,但從百度搜集的相關證據中,說明為了取證,百度確實下了大功夫。

  材料顯示,百度不知從何處獲得一份2017年11月27日,郵寄給抗則成本人的快遞單,收件公司和地址正是抗則成本人后入職的北京矩陣分解廣告有限公司。

  經認定,矩陣分解是今日頭條有關聯。證據顯示,字節跳動公司工商登記信息與矩陣分解公司工商登記信息的監事中均有一位肖姓人士。事實上,這只是其中一項證據。此外,百度獲取的抗則成社會保險繳費記錄顯示,自2017年3月至2017年5月期間,矩陣分解公司為抗則成繳納了社會保險。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2017年6月至2017年12月期間,艾普拉斯投資顧問(北京)有限公司為抗則成繳納社會保險,但百度公司從艾普拉斯公司前臺的工作人員處證實,該公司并沒有抗則成此人。

  抗則成案的證據中,還有微信朋友圈截圖。相關證據顯示,2017年3月及4月,抗則成微曾發布關于“今日頭條”的朋友圈內容,并有“歡迎加入頭條國際化團隊”的內容。

  不過抗則成卻認為,快遞并非其本人簽收,存在他人代簽的可能,快遞單不能證明其在矩陣分解公司工作。此外,對于百度公司調取的其他證據,抗則成雖對真實性沒有異議,但對百度的證明目的表示懷疑。

  與此同時,百度也開始組織力量對涉案的栗成亮展開調查取證。

  與抗則成一樣,栗成亮案也有被公正后的快遞單。此外,根據百度遞交的證據顯示,對栗成亮的取證過程更為復雜:在仲裁庭審階段,栗成亮稱離職后在金誠諾思公司工作,但其提交的勞動合同卻顯示用人單位為上海光玉公司,與其陳述完全不符。

  不過,栗成亮卻表示,其離開百度后加入了上海光玉公司,保險由上海光玉公司委托金誠諾思公司代為繳納。

  然而,關鍵點就在此。原來,百度已獲取證據,以證明上海光玉公司與今日頭條有關聯。根據雙方勞動合同明確約定,百度的競爭對手包括“今日頭條”。因此,與“今日頭條”存在關聯關系的公司亦應屬于百度在線公司的競爭對手范圍之列。

  根據百度遞交的證據,李某是上海光玉公司出資人之一,同時,李某所擔任監事的北京閃星公司投資人是字節跳動有限公司,其擔任監事的多說有益公司投資人也為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而字節跳動有限公司投資了今日頭條有限公司,今日頭條有限公司再投資了北京今日頭條科技有限公司。

  百度提交相關新聞報道的證據中,李某作為“今日頭條”副總裁參加一些活動,此外,李某的社會保險也曾由“今日頭條”的主辦單位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繳納。

  因此,上述情形被審理法院認定能夠證實百度在線公司所持的李某與字節跳動公司的法人張某深度綁定、與“今日頭條”存在關聯關系、上海光玉公司與“今日頭條”存在關聯關系。

  “揮刀”索賠百余萬

  證據在手的百度,開始全力反擊。

  百度公司最初先以要求支付違反競業限制義務的違約金、返還競業限制補償金,以及要求繼續履行競業限制和保密義務為由向北京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

  京勞人仲字[2018]第60號裁決書裁定:抗則成向百度在線公司返還競業限制補償金56219.58元;抗則成向百度在線公司支付違反競業限制義務賠償金778425元;抗則成繼續履行對百度在線公司之競業限制義務至競業限制期滿。

  另一份京勞人仲字[2018]第380號裁決書裁定:栗成亮繼續履行對百度在線公司的競業限制義務,但駁回百度在線公司的其他仲裁請求。

  由于雙方都不服裁定,訴訟大戰開始。經法院調查審理,除約定的競業限制期限已屆滿,兩人無需再繼續履行競業限制義務外,一審法院分別判決抗則成七日內向百度返還競業限制補償金57859.94元,并向百度公司支付違反競業限制義務違約金770160元。

  栗成亮被判七日內向百度公司返還已支付的競業限制補償金195660元外,還判決栗成亮七日內向百度司支付違反競業限制義務違約金635520元。

  一審判決后,百度并未表示異議,但栗成亮與抗則成都提出了上訴。

  抗則成認為自己無需返還百度公司競業限制補償金;無需支付百度公司違反競業限制義務金違約金。其中一個理由是:百度公司利用其互聯網行業巨頭的優勢地位,強迫員工簽訂其單方提供的格式合同,限制了員工的就業范圍。

  此外,兩人還分別都提出新跳槽的公司不是今日頭條關聯公司。

  不過日前,終審法院駁回了兩人的上訴,維持了一審法院的判決。

  針對抗則成,終審法院認為其與百度在線公司簽訂的勞動合同中明確約定了競業限制義務,上述約定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為有效合同,雙方應當按照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

  法院還認為,矩陣分解公司與字節跳動公司高級管理人員之間存在交叉,兩公司應屬關聯公司,矩陣分解公司應在《保密、競業限制義務告知書》中載明的百度在線公司“競爭對手”之列。故抗則成入職矩陣分解公司之行為,違反了競業限制義務,其應當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

  針對栗成亮案,終審法院認定,上海光玉公司與“今日頭條”存在關聯關系,李栗成亮從百度在線公司離職后立即入職了上海光玉公司,違反了其與百度在線公司關于競業限制的約定,李成剛應當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

  未涉商業機密竊取?

  《華云網》注意到,抗則成跳槽今日頭條時曾轟動一時,彼時媒體分析認為,抗則成去今日頭條或涉及商業機密竊取,然而,翻開抗則成判決和內容,并未提及商業機密泄露事項。

  百度的商業機密,是否已被工程師帶到今日頭條目前不得而知,但凡是簽訂競業禁止協議者,或多少都會涉及公司機密。

  天津師范大學副教授、津瑞律師事務所主任郭春明曾對此案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采訪時指出,競業禁止協議多發生在企業的中高層和核心技術崗位,協議內容一般要求員工在一定期限內不得從事與原雇主業務相同或相近的工作,同時企業要向離職員工進行經濟補償。

  也就是說,之所以簽訂協議,也正是為保證自身商業秘密不會泄露,特別是向競爭對手泄露,但栗成亮與抗則成兩人確實在百度與其簽訂“競業禁止協議”期間跳槽至今日頭條關聯公司。

  有調查顯示,金融行業是與員工簽訂競業禁止協議比例最高,其次就是IT行業和專業服務業。

  早在2008年,騰訊曾一口氣向15名前員工提起違反競業禁止義務訴訟,并公告稱“某公司為了謀求便捷發展,不斷對騰訊員工進行惡意挖角,給騰訊公司正常的經營活動造成了極大困擾,并導致了騰訊所投入巨資的一些研發項目擱淺、商業機密流失。”

  最高人民法院中國應用法學研究所鄧恒撰文指出,離職后的競業禁止意味著通過限制勞動者的一定自由擇業權,達到保護用人單位的商業秘密的目的,即該項制度蘊含了商業秘密與勞動權利的沖突與協調。換言之,如果離職后再嚴格遵循忠實義務,那么勞動者離職后不得從事自己最熟悉的工作,勢必影響其生存權的保障,但是用人單位的商業秘密作為一項重要的無形財產權益也應當受到保護,為了平衡和保障這兩者,離職后競業禁止就應運而生。

(文章來源:華云網)

本文內容來自互聯網轉載,不代表本人立場,若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第一時間刪除,謝謝!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hbofjz.icu/baike/e478d2debc714384d27c9193.html

pk10赛车走势图怎么看 东京快乐8官网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 山东体彩11选5 15选5走势图浙江风采网 福利彩票怎么算中奖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大丰收配资 东方6+1开奖官网 股票推荐qq群 河北省快三开结果 机构买卖股票规则 华东15选5推荐号码 期货配资是什么意思 吉林快三官网 上港集团股票涨停 体彩排列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