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燈光觀點

「鏈得得」獨家解密日本數字貨幣征稅全方案,全球征稅首例

摘要: 牽一發而動全世界的日本今天進入稅務申報季,其處理辦法將直接影響世界虛擬貨幣稅收政策的走向。

圖片來源于網絡

交易比特幣數字貨幣,到底應不應該征稅,以及如何交稅,已經是一個困擾全世界的問題,也將直接關系各國政府對加密數字貨幣的態度。

每年的2月16日至3月15日,是日本稅務申報季,而2017年大起大落的虛擬貨幣也全球首次成為申報對象之一,這其中涉及到的虛擬貨幣的稅務問題成了2017年度稅務申報熱點問題。也對全世界都具備標桿意義。

而就在本月初,亞利桑那州當局也開始虛擬貨幣稅制提案,該法案提出以比特幣作參照納稅,該法案承認虛擬貨幣是貨幣,而不是產品。但是并不是所有議員都贊成按照比特幣進行納稅。亞利桑那州參議院的代表steve Farley警告說,如果比特幣價格暴落,就將納稅人至于兩難境地。但當局認為州政府應該對比特幣交易負責,并認為美元已經足夠(抵御風險)。

亞利桑那州Tag employer services 的公司負責人對比特幣持贊成態度,他表示在未來20年之后,世界將會有不同的看法。該公司已經開始用比特幣支付工資,也已經允許用公司養老金的一部分用于虛擬貨幣的投資

日本作為目前熱烈擁抱ico區塊鏈的國家,政府即將施行的征稅辦法無疑會被作為世界典范。

鏈得得app駐日研究員通過詳細走訪了解,對日本征稅方案做了一個全面解剖。

涉及兩處核心稅務問題:所得稅與消費稅

據鏈得得駐日研究員了解,相信2月底,有關虛擬貨幣交易所得稅的第一個官方計算案例即將出現。

目前日本國內虛擬貨幣獲取途徑除了交易所購買、自己挖礦、網站免費贈送發放等,玩法多樣層出不窮。而其中涉及到稅務的有兩處:

一是所得稅,征收對象為用戶在虛擬貨幣交易中獲得的收益(資本收益);

二是消費稅,以虛擬貨幣購買商品/服務(如使用比特幣買東西),則需繳納消費稅,一般日本國內幾大交易所網站顯示的消費金額,都是包含了消費稅以后的實際價格。

所以最重要的就是這個所得稅。

在日本,所得稅的算法是累加型,虛擬貨幣的所得稅率是通過將虛擬貨幣的利潤與工資、其他收入相加來確定的。股票和其他利潤的稅率統一約為20%,收入越高,稅率越高。

如果總收入低于195萬日元,則為5%;

超過900萬日元為33%,超過1800萬日元為40%;

超過4000萬日元為45%,加上10%的居民稅,最高適用55%的稅率。

2017年9月,國稅廳發表公告稱,原則上虛擬貨幣交易所產生的利益都歸為雜項所得,并納入納稅申報表,年收益超過20萬日元(1839美元)的收益,必須報稅,應該征收最大45%的所得稅(未加居民稅)。去年12月,國稅廳再次發布計算虛擬貨幣交易盈虧指導方針,但納稅人依然很茫然。

根據規定,虛擬貨幣的買進、賣出、與其他幣種的交換全部都在征稅范圍內,其基本計算公式為取得價格與賣出價格的差額:

所得金額=出售價格-單幣價格*賣出幣種數量

舉例來說,去年5月,以5000美元的單價買了4枚比特幣,共20000美元;12月以每個20000美元全部賣出,賣得總價為80000美元。那么需要繳稅的個人所得部分就是80000-(5000*4)。

雖然看起來簡單,但是實際操作極其復雜,首先,以前某些官方幣種的利率無法查證、每個交易所的利率也可能不一樣、利率每秒都變化很大等等這些實際問題無法解決。

國稅廳對區塊鏈技術上的應對策略

即使是純數字能算出來的稅務問題,在區塊鏈這一技術發展中,也有純數字解決不了的問題。日本國稅局也對其中復雜的情況進行了細分,比如:

虛擬貨幣的分裂:虛擬貨幣的擴容分叉,可能會導致虛擬貨幣本身的分裂,比如eth硬分叉后分裂出了etc,這時候是不征稅的,利潤將在銷售新的分裂出來的虛擬貨幣時確認,這種情況下,購置成本為0,所得稅計算時,這部分利潤為純的收入。

收入分類細化。個體經營日常收取的作為支付方式的虛擬貨幣,算作營業收入或者房地產等收入。此外以買賣虛擬貨幣為生的人,其營收也被視為營業收入。

作為支付手段的虛擬貨幣也納入虛擬貨幣所得稅征收范圍內。

比特幣目前在日本的合法虛擬貨幣交易平臺上都在推行,那比特幣結算時應該怎么算?日本的做法是,差價計入所得稅范圍內。

比如,以100美金買到的比特幣,在自己決定用交易所錢包的比特幣支付時,其價格暴漲到20000美金,那么,中間的19900美金的差價,也在征稅范圍內。除了購買商品和服務,在用比特幣交換其他幣種時,差價同樣算作所得收入。這一做法有效避免了避稅操作。

關于虛擬貨幣的保證金交易所得稅。與FX(外匯保證金交易)的申告分離課稅(即申報交稅制,俗稱白箱)的申報不一樣,虛擬貨幣保證金交易屬于綜合課稅(俗稱的黑箱)。

鏈得得ChainDD小科普

白箱(如外匯保證金交易)獲利不會立刻被扣稅,而是每年2月16-3月中旬自主申報上一年的獲利總金額,一次性交稅即可(確定申告),這對于提高投資效率是有益的。固定稅率20.315% ,與黑箱遞進式的課稅方式不同,無論FX獲利多少,稅率固定統一。

黑箱:遞進式的課稅方式,放進去的越多,征收的稅就越多。

挖礦所得稅。挖礦是虛擬貨幣獨有的一種機制。當虛擬貨幣通過采礦獲得時,收入為挖到時該虛擬貨幣的市場價格,而費用是挖礦經費,比如電費等。對于挖礦所得,還有別的征稅方式。

爭議四起:一半的稅肯定會引發避稅手段

日本國內對這種將虛擬貨幣所得稅歸為雜項所得也是有很大爭議,因為這久意味著有一半的收益需要上繳。20萬日元以上的收益必須報稅,不久以后,各種避稅手段肯定都會層出不窮。

需要交所得稅只在虛擬貨幣買賣、交易、以幣換幣這些實質的交換以后才會產生利潤(虧損),如果只保有虛擬貨幣,不參與買賣,就沒有收益,也就無需交所得稅,這中間就是一個可操作的空間。

還有一個問題是,用戶損失無法處理。去年上半年,警察廳公布2017年網絡威脅案件中,關于虛擬貨幣的非法送金案件有23件,涉及金額5920萬日元,這不包括下半年轟動全球的Coincheck的案件,而下半年,這些案件數量呈明顯上升趨勢。

再加上海外規制強化、某段時間的價格暴跌等一系列蒙受損失的這部分用戶的稅務情況更不容樂觀,即使遭受的是非正常損失,去年確定的利潤都要繳稅。任何人只要在去年的交易中獲得巨額利潤,現在即使由于非正常損失導致支付能力較低,仍需支付大量稅款。

虛擬貨幣的利潤不允許通過抵消股票交易等損失來抵消稅收,并且從下一年度開始彌補虧損。這可能與與2005年左右迅速擴張的外匯保證金交易(FX)中出現的情況類似的情況。當時日本很多人通過外幣倒賣,在日元貶值時獲得巨額利潤,但是隨后的日元暴漲中,很多人通過抵消的方法進行了避稅。

看日本最大虛擬貨幣交易平臺的做法

成立于2014年1月9日的日本三號虛擬貨幣交易所 bitflyer(番號 關東財務局長 第00003號),是目前日本交易量最大的平臺,日前也連續發布了虛擬貨幣相關稅金的通知。

在2月8日發布的交易申報公告中,bitFlyer開始著手搜集的用戶交易信息,用戶需要確認的信息非常繁多,但是確認以后根據公式就能套出個大概要交的金額。包括:

1、用戶所有交易記錄:交易日期/時間,貨幣,交易類型,交易價格,數量,手續費(單位:貨幣Pair中的主軸通貨),日元價格,訂單ID等。

鏈得得ChainDD科普:

貨幣Pair:用于交易的兩種貨幣的組合,例如,比特幣/日元貨幣Pair顯示為btc / jpy或BTCJPY。。

主軸通貨:上例中左邊的BTC被稱為主軸貨幣,右邊的JPY被稱為結算貨幣。簡而言之,主軸貨幣與結算貨幣之間的關系就是使用結算貨幣買入和賣出主軸貨幣。

2.閃電交易記錄:

(1)母訂單:日期與時間,訂單編號,貨幣Pair,買/賣角色,訂單數量,交易數量,價格,訂單類型,狀態

(2)子訂單:日期與時間,訂單編號,貨幣Pair,買/賣角色,訂單數量,交易數量,價格,訂單類型,狀態

(3)訂單執行:日期和時間,訂單ID,交易ID,貨幣Pair,買/賣角色,訂貨量,手續費(單位:貨幣Pair中的主軸通貨),價格,狀態

3.歷史保證金:

日期和時間,操作,貨幣Pair等,價格變動量,交易收入,手續費(單位:日元),交換積分點,數量

如果需要進行收益計算,用戶可可以從bitFlyer平臺發布的收盤價/ SQ價格表(即平臺每一天的虛擬貨幣交易價格清單)中確認各類虛擬貨幣的單價,然后根據公式算出自己的所得稅交稅金額。

bitFlyer目前雖然宣布無法為其合作的各類發生交易流水的公司提供任何稅務計算的服務,這就意味著想Yamada電機、聘珍樓這些通過bitFlyer開展比特幣支付的公司,需要自己參考稅務局12月1日發布的計算方法來繳稅。而個人也需要根據自己的實際交易金額來算。

但是公司已經發布公告,宣布與虛擬貨幣稅務服務平臺Cryptact合作,將會在2月中旬(可能是稅務局正式開始申報以后)推出稅務計算工具「[email protected]ptact」。

Cryptact目前也已經與日本15個交易所達成合作,據說是可以計算目前平臺上約1680種虛擬貨幣的交易所得稅。

除了bitflyer合作的這家高盛離職創業者開發的Cryptact,日本目前也有很多創企開發損益計算服務平臺,但是起精確度誰也不敢保證,比如目前日本國內較火的會計freee、 G-tax,專門針對虛擬貨幣收益稅務相關提供免費服務,但目前僅針對bitFlyer和bitbank等這些大型交易所的交易提供服務( 截至發稿G-tax有10個合作平臺、freee有2個)。

虛擬貨幣稅制的一小步

東京國稅局課稅第一稅務科負責人佐藤弘幸,目前作為東京國家稅務局電子商務專家研究團隊的創始成員之一,他就直接表示虛擬貨幣稅務追蹤的繁雜。他指出虛擬貨幣與投資基金外匯交易不同,缺乏影響價值的指標和目標的基準,對于投機分子來說是樂土,虛擬貨幣的盈虧信息基本上可以通過交易所記錄可以查詢,但問題是國際間交易、個人之間的交易等輔助情況,雖然能部分追蹤,但是那些使用假名、借名的交易很難定位到。

所以很明顯的一點是,目前的計算方法和那些復雜的條款規定,僅限于目前發生了的各種情況,對于區塊鏈這一技術、虛擬貨幣這一巨大的未知不確定性,沒有發生的情況只會越來越多,日本國稅廳的規定也只是一小步。(本文獨家首發鏈得得App,授權鈦媒體發布)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本文內容來自互聯網轉載,不代表本人立場,若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第一時間刪除,謝謝!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hbofjz.icu/guandian/1ed3ab6437410a75253cd393.html

pk10赛车走势图怎么看 波克捕鱼官方最新版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 大庆52麻将群 广西快乐10分旧走势图 贵州11选5开奖结 10篮网vs雄鹿视频 安徽快3彩票软件 天津11选5开奖走势 秒速牛牛开奖直播 有板深雪在线观看d9 万达股票行情查询 网络上什么兼职赚钱 申城棋牌pc版 微信群2元麻将案例 5分彩开奖走势图 青海任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