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本站所有資源皆來源于互聯網,本站所有文章觀點均不代表站長個人觀點,投資理財有風險,請謹慎操作!

廣告
  1. 首頁
  2. 燈光觀點

康達爾與中糧糾紛戰持續升級-5.31億元資產遭凍結

(原標題:康達爾與中糧糾紛戰持續升級:5.31億元資產遭凍結)

康達爾與中糧集團的物權糾紛案又有了新的進展。

1月3日,康達爾公告稱,原告中糧集團(深圳)有限公司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財產保全申請,請求查封、扣押凍結公司價值5.19億元人民幣的財產。加上康達爾在售山海上園二期項目65套房源被司法查封,查封凍結合計金額高達了5.31億元。

康達爾此前備受市場關注是因為深陷和京基的股權之爭。事實上,康達爾近年來官司纏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泥潭中的康達爾2016年、2017年業績也不斷下滑,若是官司持續下去,勢必將繼續影響康達爾2018年業績。

康達爾5.31億元資產被凍結

位于深圳市寶安區固戍的康達爾山海上園項目,建筑面積75萬平方米,包括35萬平方米住宅、10萬平方米寫字樓、10萬平方米購物中心、20萬平方米國際兒童主題公園及學校。因為地理位置優越,靠近寶安中心區,有“大前海”概念加持,一期項目賣完后,不少購房者一直都在等待著二期項目入市。

而山海上園一期項目在2015年進行銷售,尤其是2015年是深圳房價高位時期,令康達爾實現業績大爆發。

2017年雖然深圳樓市調控嚴厲,開發商獲得預售證速度減緩,但是剛需依舊堅挺。二期自2016年11月開工以來,中建一局用6個月完成了7萬平方米的結構封頂目標。2017年8月,二期項目拿到了預售證,均價在5.9萬元/平方米。因為定價理性,再次吸引了購房者關注。

不曾想,山海上園二期項目65套房源被司法查封,涉及金額約為3.77億元。因為該地塊牽扯和中糧的官司糾紛中,康達爾希望通過房地產銷售來提升業績的想法落空。

除此之外,在1月3日康達爾的公告中還稱,原告中糧深圳公司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財產保全申請,請求查封、扣押凍結公司價值5.19億元人民幣的財產。公司部分開戶行存款(合計為1.54億元)被凍結,凍結期間為12個月。凍結期間屆滿或該院另行通知提前解凍前,此款項不能支付。加上被凍結的65套房源,上述實際查封凍結資產金額合計約為5.31億元。

康達爾指出,目前公司生產經營正常,但由于本次查封凍結資產金額較大,致使公司流動資金使用受限,可能導致資金短缺、公司房屋銷售存在障礙,相關房屋預售合同履約受到影響。

有接近康達爾人士對中國房地產報記者表示:“這場官司持續很久了,凍結資產肯定對公司經營影響很大,尤其是業績也需要房地產銷售來做支撐。深圳土地價值是水漲船高,尤其是寶安區這一片,在哪家開發商眼里都是香餑餑。雙方都不想讓,也只能等訴訟結果了。”

雙方就土地補償款有分歧

卷入官司糾紛的是康達爾手中的土地。2011年末因政府征用坪山新區坑梓街道的兩塊土地和寶安區西鄉街道、沙井街道、福永街道三塊土地而獲得巨額補償款的康達爾,在當年實現了業績扭虧為盈,并產生凈利潤4.48億元。但是位于寶安區的三宗地塊則引起了康達爾和中糧的糾紛。

回顧1987年,雙方曾簽訂一份合同,共同成立信興公司,當時注冊資本為150萬元,中糧集團出資比例為51%,康達爾出資比例為49%。1989年,雙方再次簽訂《移交城西雞場的合同書》,約定將城西雞場的固定資產、土地和流動資金作為出資。

合同中曾約定,“在雙方聯營中止或終結時,城西雞場原有的土地,不管是否屬于農用,其使用權均應按合同第一條第四點的價格(約85萬元)為基礎,并參照當時寶安縣人民政府有關農業土地的價格規定,優先轉讓回本公司。”

不過直到2008年信興公司經營屆滿,雙方開始協商清算事宜,而上述土地亦在財產清算的范圍之內,但對于這項財產雙方卻產生了分歧。康達爾未將城西雞場土地使用權過戶給信興公司。

中糧公司早在2009年和2010年就同一事實起訴康達爾,但最終以申請撤訴的方式結案。轉折發生在2011年11月30日,深圳市規劃和國土資源委員會寶安管理局與康達爾就位于寶安區西鄉街道的上述土地的征收和開發簽訂了《收地補償協議書》,依法收回康達爾181616平方米土地使用權。康達爾獲得了8.26億元補償款后,中糧集團再次將康達爾告上法庭。

2012年2月,中糧集團向深圳市寶安區人民法院起訴公司物權糾紛一案,要求康達爾向信興公司返還政府依法收回公司上述土地使用權的部分補償款。而康達爾為此也付出了不少“代價”,包括賠償損失224.81萬元、130.42萬元“和解費”等。不過這場糾紛并沒有那么快就結束,而是延續到了2017年9月。

康達爾在2017年9月8日收到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應訴通知書及相關材料,因其未履行股東出資義務,被中糧集團起訴。中糧認為康達爾未履行股東出資義務的行為嚴重損害了合資公司信興公司和合資公司股東深圳中糧的合法權益,特提起訴訟。

康達爾手中的優質資源

事實上,這些地塊不僅僅是康達爾和中糧集團的爭執點,京基集團也曾就此進行過質疑,其認為“康達爾山海上園二、三、四期項目”和“康達爾沙井工業園城市更新項目”根本不具備任何定價以及開工條件,并在法院進行起訴。

有業內人士對中國房地產報記者表示:“早在2015年6月,京基集團就和康達爾接觸希望達成合作,不過康達爾反對,隨后京基集團才在二級市場上舉牌康達爾,希望能以進入董事會的形式來獲得康達爾的土地合作開發權。康達爾在深圳西鄉、福永、沙井都有地,3宗地保守估值能超過300億元。”

康達爾之所以受到中糧集團和京基集團的夾擊,也是因為其手中擁有的這些優質土地資源。

康達爾拿地成本低廉,手中的沙井、福永片區土地,因為被納入了2011年深圳城市更新開發范圍,數據顯示,這些商住項目的總建筑面積超過100萬平方米,總銷售面積超90萬平方米。

2011年康達爾與深圳市政府簽訂收地補償協議書,不僅收獲8億元現金,而且還將其中位于西鄉占地10.5萬平方米原規劃為“發展備用地”的土地調整為商住用地。目前已經打造成山海上園項目,并在2015年進行銷售。

這個項目的價值也因為“大前海”概念而水漲船高。2015年一期均價2.5萬元/平方米,2017年二期均價已經走高到了5.9萬元/平方米。如今看來,康達爾業績并沒有因為這些優質土地資源而節節走高,相反還陷入了官司糾紛,而大幅影響了業績。

2017年前三季度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為4500萬元至5000萬元,同比下降249.46%~266.06%。如今康達爾的資產又遭遇了凍結,面對如今棘手的局面,其下一步又會如何走,依然還是未知數。

本文內容來自互聯網轉載,不代表本人立場,若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第一時間刪除,謝謝!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hbofjz.icu/guandian/a340a3b845291fa0f6e36651.html

pk10赛车走势图怎么看 幸运11选5精准规律 30选5最近一期开奖 免费幸运飞艇计划 刮刮乐 时时乐上海开奖结果 网赚真的赚钱吗 大地棋牌唯一地址 极速飞艇官网投注软件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走 开元手机棋牌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喜乐彩 昨天浙江6 1开奖结果 福彩开奖视频现场直播 游戏麻将四人免费下 29选七1000期走势图